報料臺
網(wǎng)上投稿
關(guān)注我們
代表委員說(shuō)丨丁華鋒:建議增設信息學(xué)基礎學(xué)科,并列入中高考范圍
來(lái)源: | 作者:hssdst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3-08 | 5458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2024年全國兩會(huì )正在進(jìn)行,帶著(zhù)“荊”春的希望與期盼,在鄂全國人大代表和住鄂全國政協(xié)委員共赴“春之約”。湖北廣播電視臺新聞中心推出專(zhuān)欄《代表委員說(shuō)》,對話(huà)代表委員,聽(tīng)聽(tīng)他們“想人民所想、急群眾所急”的履職心聲。本期特約全國政協(xié)委員丁華鋒。


關(guān)鍵詞:數字人才培養

講述人:全國政協(xié)委員 中國地質(zhì)大學(xué)(武漢)機械與電子信息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 丁華鋒

最近,美國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發(fā)布“文生視頻”工具Sora,AI技術(shù)變革再次震撼世界。數據顯示,2023年,中國數字人才缺口約在2500萬(wàn)至3000萬(wàn)左右,且缺口仍在持續放大。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,我正在思考,培養數字經(jīng)濟人才,我們到底應該怎么做?

當前,我國數字人才培養的課程體系、師資體系還處于空白狀態(tài),缺乏系統理論支持、成熟的課程、教材、教具。數字技能的社會(huì )培訓和終身教育尚未廣泛鋪開(kāi),全民全社會(huì )數字素養和技能參差不齊。我國對于數字人才的社會(huì )認可度仍不夠高,激勵和保障數字人才充分施展才華的環(huán)境尚不完善。為此,我提出以下幾個(gè)建議:

首先,要加強數字技能基礎教育。加快推進(jìn)把信息課(計算機素養)作為基礎學(xué)科納入中小學(xué)課程,增設信息學(xué)基礎學(xué)科,并列入中高考范圍。

打破當前的專(zhuān)業(yè)設置限制,打通專(zhuān)業(yè)培養的壁壘,從課程體系的建設上、設置上給予學(xué)生更大的選擇權,打破文管理工等學(xué)科限制,鼓勵計算機、信息專(zhuān)業(yè)和商學(xué)、人文、社會(huì )學(xué)進(jìn)行交叉融合的跨專(zhuān)業(yè)、跨學(xué)科學(xué)習,設置更為自由靈活的課程設置和評價(jià)體系。

在高校、科研機構、企業(yè)聯(lián)動(dòng)方面,支持數字經(jīng)濟核心企業(yè)聯(lián)合高校院所高端人才實(shí)施基礎研究和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攻關(guān),通過(guò)學(xué)校與企業(yè)共建現代產(chǎn)業(yè)學(xué)院、技術(shù)研發(fā)合作、委托訂單培養、技術(shù)技能培訓等多種形式開(kāi)展數字人才培養。

創(chuàng )建多層次的數字技能資格認證制度,探索推動(dòng)數字領(lǐng)域職業(yè)技能等級與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職稱(chēng)有效銜接。聚焦數字經(jīng)濟龍頭企業(yè)、重點(diǎn)相關(guān)單位,落實(shí)高層次數字人才政策服務(wù)。聚焦數字經(jīng)濟重大創(chuàng )新平臺,建立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事業(yè)單位人才特殊調配機制,會(huì )同編制部門(mén)建立事業(yè)編制人才“周轉池”,推動(dòng)人才跨領(lǐng)域、跨部門(mén)、跨區域一體化配置。

我相信,通過(guò)加強數字人才培養力度,將更好發(fā)揮數字經(jīng)濟對就業(yè)創(chuàng )業(yè)的提振作用,創(chuàng )造出更多高質(zhì)量的就業(yè)機會(huì ),推動(dòng)社會(huì )人力資源的“數字化”升級。

監制:洪燕

編審:康耀方 蘇逸冰

記者:祝如月 王宇

海報:梁意

(作者:長(cháng)江云新)

黃石廣播電視臺

微信公眾號

云上黃石

手機客戶(hù)端

黃石新聞
熱門(mén)推薦
專(zhuān)題專(zhuān)欄